1 2019/10/9 上午 11:31:18

女孩注意!别急着一厢情愿放感情,这些迹象你可能遇到渣男

(關鍵字: 性行為 , 愛情 , 戀愛 , 喜歡 , 曖昧

男生的临时工作证递出来,谢芃扒着他的手:“我看看,我看看。”他叫夏宇。

两人都被分到地方台第三频道去跑新闻。第三频道是农业频道,天天都要下乡,谢芃吃不了苦。

一天组里去拍渔民丰收捕鱼,鱼塘埂上全是烂泥,又腥又臭,走一会儿就走不动,要找棍子把黏在鞋上的泥戳掉,不然鞋子有千斤重。夏宇从后面过来:“我帮你吧!”谢芃心里乐开了花,嘴上却说:“一个大男人蹲地上帮我戳泥巴?”

夏宇二话不说找了根粗棍子来。“扶我背上。”他命令道。他在她面前弓着腰,三两下把泥戳掉,又从口袋里掏出两个抛弃式鞋套给她套好。“换只脚。”谢芃拍他的背:“快起来,人家在看我。”“给人看。”

于是她干脆就趴他背上了。瘦瘦的背,脊柱一节一节地突出来,她很想用手指去数。顺着脊柱看上去,是他长直的颈脖,衣领很干净,散发着男人的体味和淡淡洗衣精的清香。她的身体和心灵都起了可怕的反应,她竟然会脸红!心脏把带着荷尔蒙的血液输送到四肢,四肢都绵软了,她的嘴唇莫名湿润,心里雌性的部分狂热地想寻找到他雄性的部分去贴靠。

节目组的大部队在前面采访渔民。渔民说:“先用网打起来的是中层鱼,白鲢和鳙鱼。鲫鱼在底层,放最后一波水会落到接鱼的网里。再底层是黄颡鱼,要等水放干才抓得起来。”

谢芃说:“你觉得哪种最好吃?”

“黄颡鱼,用剁椒焖。”

“烧汤也不错。”

“烧汤容易腥,要先下水去腥。”

“你会吗?”

“太会了。”

“那有机会你做给我吃?”

“那有什么问题。”

这时大部队在喊:“干么呢你俩?快去车上看看麦克风电池还有吗?”

两人一齐笑。

夏宇第二天就请谢芃吃饭。他住在电视台附近的一个小出租房,是老宅子,木头格子窗户,旧实木地板,墙纸受潮的地方像画着花。姜片,葱花,料酒,白醋,剁椒酱,谢芃一样一样准备到小碟子里。夏宇在旁边洗鱼,油一烧开,“哗”一声下锅,再捞起来,放到高压锅的荷叶上,淋上料……真像过日子。

谢芃穿着藕色连衣裙,闻着美味在房间里转圈。

“喂,你怎么不买房子?”

“买不起。”

谢芃哈哈大笑:“真的假的?不是富二代,那你是怎么进的电视台?”

“找关系,花了几万块钱。”

“实习还要花钱?”

“今年七月台里要招一批人,肯定先从实习生里面筛选。”

“你想留台里?”

“是啊,我想当主播。”

“什么?你看那些同事,都在找下家了,电视台有什么可待的……”

他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想当主播。”

他是农村的孩子,小时候就想当主播。就是这么简单。

“可是……薪资好低啊,听说马上又要降薪。当主播有什么意思?不就是让大家都认识你一张脸吗,实际上日子过得凄惨得要死。”

“我喜欢这个。”他说,“我从小到大都是学校的节目主持人。”

他还挺执拗的。她喜欢。

“那你当吧,当到三十五岁,混成个制作人什么的。电视台只要不倒,中层就还有好日子过。”

“我不想当制作人,我只想当主播。”

这人脑子一定进水了。她直接抛出关键:“你怎么保证你能留台里?”

他的学历是大问题,他一个农村家庭的孩子,还能有多少钱往里砸?要凭真本事竞争?拜托,他还没有那种惊为天人的出类拔萃,台里的老主持人个个都油嘴滑舌情商爆表,长得也帅。

“我会努力的。”他说,“饭好了。”

谢芃让爸爸向主管打声招呼,实习期过了把夏宇留台里。父母一问他的家庭状况,都骂她糊涂。

“我们不是在谈恋爱。”谢芃噘着嘴。

“那你帮他干什么?又要浪费我的人情。”

“我被他的理想感动了。你们知道吗,理想。”谢芃重重地用筷子点着碗底。

她妈听说夏宇都没提过到她家来拜访,叹了口气:“剃头挑子一头热。”才不是!夏宇是个禁欲系男生,死脑筋,他对谁好就会好一辈子,跟以前那些见到她就想扑倒的完全不一样。

父母经不起她的死缠烂打,答应等她实习完了请吃谢师宴的时候帮忙提一下。只要父母肯提,他就有希望。她父母的一句话,顶夏宇多少万往里砸。夏宇说自己没衣服穿了,让谢芃帮忙参考买几件实惠又体面的衣服。谢芃带他到一家商场,夏宇一看吊牌价,状如呆鹅。

換季讓你鼻水流不停?

換季讓你鼻水流不停?

每到冬天過敏總是很嚴重?要如何保養才不影響生活?

乳癌,正在年輕化?

乳癌,正在年輕化?

每天6人死於乳癌!還有哪些妳要知道的乳房危機?

胃酸逆流會得食道癌?

胃酸逆流會得食道癌?

抽菸、喝酒、愛吃燒烤,小心食道癌找上身

保養秘笈大蒐羅

保養秘笈大蒐羅

超夯減肥法、必備臉部保養通通都在這裡!

你是哪種族群看更多>